臺北市立圖書館logo

瀏覽人次: 128386084
:::
現在位置首頁 > 主題網站 > 王貫英紀念館

王貫英紀念館

略傳

三綱貫古今 人倫徹天地

天剛泛白,曙光微現,大地似乎尚沉醉在睡夢中,此時台北街頭的一角,巳有一位老先生,雙腳用力踩著一台可以和他比老的三輪車,開始了一天的工作,汗流雖巳浹背,精神依然抖擻,絲毫看不出臉上倦容,即使在寒風凜冽的冬季。
他就是王貫英,一位平凡的世俗百姓,每天辛勤驅車撿紙,只為了讓更多人可以浸淫書城的廢物老人。廢物老人乃老生生之自諭,也說明了日日從垃圾堆中撿拾廢物,變賣所得,購買書籍,捐贈各界的深層代表意義。
如今巳邁入九旬高齡的王老先生,憑著一股不服輸不服老的精神,窮畢生之力,以「復興中華文化,發揚孔孟學說,拾荒為業,贈書報國」為其一生願望。他總是說著:「人生在世,要做有意義的事,服務他人」,就是這樣的人生哲學,支持他歷盡多少寒風酷暑,目的乃為了「道統文化來提倡,改造國人自卑狂,廢物興學做首創,清寒子弟入學堂,提倡節約是宗旨,文化輸出是理想」(語出遺懷)。
愛書如命的王老先生,生活起居都在一個約略二坪大的斗室,所有家當亂中有序,看是熱鬧的緊挨著,整個房間更因位處地下室,而顯得昏暗雜亂,外人看了都有些不忍,但老先生不在意,只要有更多的空間騰出,能擺更多的書,這時白饅頭便可度日,有時撿拾別人丟棄食物,有時根本不吃,忍飢挨餓到第二天,簡直就是現代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居陋巷,曲肱而枕之,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之最佳寫照。

日拉三輪車,一天兩往還,揀來廢棄物,送到垃圾店
餘錢購經史,贈給圖書館,培養清寒士,為國育俊彥

民國前六年出生於山東省東平縣城北還家村的王貫英,為一農家子弟,歷軍旅生涯十五載,當兵前只隨同鄉田浩然老師讀過四年古書,民國三十九年隨政府來台,其間曾經拘禁、習藝、管訓到最後無罪保釋,民國四十四年開始拾荒生涯,至今巳逾四十年,民國五十年開始贈書,並於當年榮獲第四屆好人好事代表,在往後三十多個年頭中,先生將拾荒所得,部份用於增添書籍,其餘則為贈書基金,如購買經史子集一類的古書,以私人名義贈予。
先生熱愛贈書,所贈之地,遍及海內外,包括英、德、法、烏拉圭、巴拉圭、美國、加拿大、澳洲、阿根廷等國家,都是透過中央圖書館、海外工作會、僑委會等單位之協助轉贈,不僅嘉惠海外僑史及蔣總統秘錄等贈書最多,由是得知老先生對傳統文化之宣揚,可謂不遺餘力。
民國七十四年,更贈款十萬元予美國孔子文教基金會,興建孔廟,先生認為身為炎黃子孫,若無法在世界各地興建一座孔廟,以資象徵中華道統,顯示華夏威儀,實有愧祖先為我們留下博大精深之文化遺產,只希望藉自己棉薄之力,能拋磚引玉,引起社會大眾之重視,而共襄盛舉。其間先生得獎無數:愛心獎、感謝狀、榮譽狀,紀念狀等等,都是先生收藏之至寶,民國八十五年更獲李總統頒贈「勤儉興學」匾額乙座。
贈書是王老先生一直戮力不怠之工作,就連私立貫英圖書館的成立也都和贈書有關,貫英圖書館:一所有別於一般公私立的圖書館,圖書來源不外乎他人捐贈及撿拾所得;它可以說是從垃圾堆中建立起來的,其前身乃是民國六十五年創設的揚善圖書館,後因經費困難,無法維持,雖於民國六十六年四月,交由高雲先生接辦,但終告停頓,民國六十六年十月王老先生與古亭區忠勤里三三鄰至三八鄰之鄰長商議,在全體鄰長同意下,終於民國六十七年四月五日,先總統 蔣公逝世三週年紀念日揭幕,正式命名為貫英圖書館,選擇這一天開館,則是紀念先總統 蔣公生前大力提倡復興中華文化之意義。
找遍全省圖書館,大概沒有比貫英圖書館設備更簡陋的了,位於中華路二段三O一巷一之一號地下室的貫英圖書館,是南機場第三期整建住宅的地下室,佔地約八十坪,產權現為中正區公所所有,當年乃先生與區公所立下借據,商借而來的。
近年來先生因身體不適,巳於民國七十九年結束拾荒生涯,生活端賴政府之低收入補助金,先生一向堅持「人書不分離」之原則,即使生病住院,一心也是想回他的家~圖書館,直到民國八十六年因病危,再度住進和平醫院,六月由社會局社工員接住私立愛愛院療養,其間李總統及其夫人、內政部長葉金鳳、教育部長吳京皆曾前往探視。
由於台北巿內公共圖書館的設置愈來愈普遍,私立貫英圖書館因各種因素而乏人問津,但老先生以「一級貧民」、「拾荒老人」的身份,雖居陋室仍時時不忘回饋社會,其無私無我的氣度與復興中華文化的理念,實值得我們感佩及效法,他的精神教化意義,實巳遠超過實質存在的價值。

心慕孔孟言,立志竟忘年,祝君長安息,丹心日明延

民國八十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凌晨零時五十分,先生因敗血症併發心肺衰竭,病逝於台北巿萬華私立仁濟醫院,享年九十四歲。治喪委員會由教育部林部長清江擔任主任委員,並邀請連副總統戰、行政院蕭院長萬長及國民黨章秘書長孝嚴擔任治喪委員會的「名譽主任委員」。
告別式於八十八年元月十九日上午九時假台北巿立第一殯儀館景行廳舉行,由教育部林部長清江擔任主祭官,遺體隨後在下午安葬於金寶山園區。為表彰先生的精神及對社會的貢獻,告別儀式上,特由內政部長黃主文、行政院新聞局長程建人、文建會副主任委員吳中立、台北巿長馬英九覆蓋國旗:中國國民黨組工會主任陳瓊讚、文工會主任黃麗卿、台北巿黨部主任委員詹春柏和行政院主計長韋端覆蓋黨旗。
在先生最後幾年的歲月中,接連摔倒好幾次,但每次又從病床上爬起來,繼續踩著三輪車,只要一通電話,那裡有書他就去,不論風雨,不論多寡,只因一顆懸念如何發揚中華文化的心和自我的期許,就這樣,讓先生和每天之朝陽多賽跑了幾個寒暑,只是這一次,他真的累了....
走過半世紀的拾荒歲月,先生靠的是崇高的理念及堅定的毅力,終其一生都致力於興學事業,相較於現今社會芸芸眾生,汲汲營營於現實及功利,益形彰顯先生之仁風義行,先生終於走了,留給世人是無形的精神典範,他無悔的堅持,就是最珍貴的財富。

  • 點閱: 8014
  • 資料更新: 2012/12/12 14:22
  • 資料檢視: 2016/9/30 11:47

  • 資料維護: 臺北市立圖書館